当前位置: 主页 > 焦点 >
南昌:强拆发生后,治保主任说:“可能是拆迁公司擅自行动!

作者:小编 2018-03-31 18:45阅读:

  南昌:强拆发生后,治保主任说:“可能是拆迁公司擅自行动!”
  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
  本文通告南昌市东湖区监察委员会派驻贤士湖管理处监察室:
  本文通告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董家窑派出所:
  一、事件概述
  (一)、挖围墙、埋房屋、砸、钻窗户
  2018年3月5日至15日,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长巷村请来挖掘机(同时具备钻探功能),对我家背后的一栋民房进行拆除,这栋民房的旁边是一大块用围墙围起来的空地,这块空地来源于一年多以前另一栋民房的拆除。
  我家位于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我家的居所属于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宿舍楼,我家在1楼拥有两间住房。距离宿舍楼三、四米的地方有一条围墙,围墙高约二、三米,围墙是用大岩石砌成的,围墙的历史与宿舍楼一样悠久,它们见证了几十年的风雨和春秋。围墙是省一建公司地域与两栋民房地域的分界线。
  拆除工作有三、五天的时间足够了,但隆隆的机械声整整响彻了十一天。3月15日16时左右,我专门找到操作挖掘机的年轻人,他大概23岁左右的样子,我很费劲地登上拆除垃圾堆成的小山,忍不住怒斥:“我刚才上楼看了一下,你挖断并掩埋了三十米左右的围墙和平房,今天砸坏并掩埋了我家的窗户,窗户下半截(的一个角)被挤出了墙体,谁请你来的?谁指令你干的?我带你到我家去看。”
  小青年很心虚、很害怕,他说:“村里请我来的,今天没有砸坏你家的窗户,我们已经工作十多天了,我去向村里汇报。” 他可能害怕我打他,动作麻利地溜下小山,我追到宿舍操场,他坐在电动自行车上,正想开溜,何建华的老婆(我的1楼邻居)对着他喊叫:“你还不把锹还给我?”他说:“锹在那里,我会还给你。”我说:“你把村干部叫来,我在这里等,我算怕你,赶紧把围墙里的拆除物清出去,把围墙砌起来,”不待我说完,他发动电动车,慌里慌张地溜走了。我等了几个小时,他没再回来。
  村里破坏了我家的窗户,挖断并掩埋了三十米左右的围墙和平房,侵犯了我的相邻权,使我的人身财产安全遭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在此,我向村里提出两个调解方案:1、村里负责恢复原貌。2、村里赔偿两万元给我,由我负责恢复原貌。
  (二)、分析
  1、村里为了抢夺围墙里的地盘,特意指令挖掘机的操作员如此寻衅滋事。
  2、拆除物不可能将窗户的下半截的一个角从外往里挤出墙体,除非挖掘机的操作员故意将挖掘机换上钻头,对着木窗左下角进行钻探、挤压,才能将窗户的左下角从外往里挤出墙体,因为窗户的右下角没有被挤出墙体,因为木窗边缘的砖没有错位!因为整个内墙面没有因受压或受打击而变形或鼓起来,据此,完全可以确定着力点就在木窗的左下角(备注:人站在外面是木窗的左下角,人站在里面就是木窗的右下角)。以上行为是故意行为,绝非过失行为!
  3、含菲律宾网站在内的中外媒体已经发表了《南昌:挖围墙、埋房屋、砸窗户,如此寻衅,天理何在?!》全文。
  (三)、来电要求删帖
  2018年3月26日14时47分,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第二村民小组组长胡玮娜(女)以其号码为18079107739的手机号码打来电话,她说:“你是黄剑平吗?”我说:“是,您是哪位?”
  她说:“我是长巷村第二村民小组组长,很多媒体发表了关于长巷村拆迁的帖子,是你写的吗?”我说:“是。”
  她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我们就在你家对面二楼办公,外面挂有牌子。”
  我说:“我怕你们不理我。”我想起,天天走过,那里确实挂有长巷村第二村民小组的牌子,因为其楼上只剩下空洞的窗洞,我以为二楼的办公室也搬迁了。
  她说:“你能把所有的帖子都删了吗?”我说:“事情都没解决,我怎么可能给你删帖子。”
  她说:“你稍等一下,我接一个电话,等一下再给你打过去。”
  14时56分,她再次打来电话,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我说:“我是要去找你们,我得等网上的舆论起来了,我去早了,你们肯定会仗势欺人。(甚至会出现意外事件,我胆小怕事,为保周全,先得壮壮胆。)”
  她说:“你确定是我们村里干的?”我说:“确定。”
  她说:“你明天上午来我们办公室一趟,就在你家对面。”我说:“几点?”她说:“十点。”当我说:“能不能早点?”时,她已经挂了电话。
  (四)、签收
  次日十时左右,我如约来到她办公室(二楼),其大房间有三间,她引领我来到窗前,街道对面的围墙内,是长巷村第二村民小组的两栋民房(楼房)的拆除垃圾两堆,两堆垃圾中间有一大块空隙,我指着对面六、七十米的地方、拆迁垃圾堆背后说:“那就是我家,我家在一楼。”
  她什么也没说,引领我来到另一间大房间,出具两份《受理告知书》摊在桌上,我马上在上面的信访人签字一栏和日期一栏分别进行了填写,她和另一位工作人员在送达人一栏的签名是:胡玮娜、梁春。
  她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你之前就有两家,你的邻居,其中一家是她老公得了脑中风的那家(我插入备注:我的一楼邻居何建华家),也是弄坏了他们家的房屋,我们马上就帮其恢复了原貌,你要是早说了,不就一起解决了吗?”
  我说:“(你咋不换一个角度说话?)你们为什么要一而再再则三地挖掉围墙、破坏围墙内的建筑物?(你们想侵占围墙内的土地吗?)”
  胡玮娜和梁春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说:“你也没拿什么证据给我啊,我哪知道是否真的埋掉了平房。”
  我赶紧把刚刚打印的《南昌:挖围墙、埋房屋、砸窗户,如此寻衅,天理何在?!(省政府篇)》(3页)交给她,她收下了。我说:“你们可以问开挖掘机的人,他是否埋掉了一长溜平房?(车棚)”备注:车棚还有四、五米没有被埋掉,车棚旁边还有一间水泥现浇房被埋掉了。
  梁春说:“你有房产证吗?把房产证拿出来不就知道有没有一长溜平房。”
  我说:“没有房产证,房子的所有权归属国企省一建公司,我拥有使用权,省一建公司应破产而未破产,早就成僵尸企业了,自己的麻烦事一大堆,哪会管这种事,据说房产证抵押贷款时押给银行了。”
  梁春说:“房管局有啊,你可以去找房管局。”
  我心想:这事极有可能就是东湖区房管局串通长巷村整出的幺蛾子,我去找它,岂不正中下怀?它弄一个假的出来,我向哪里说理去?东湖区政府和东湖区房管局自2016年至今想征收我居所所在地的地皮及房产,一直谈不下来,使用阴招把一百多户蒙出去了(一百多户为了得到提前搬迁的丰厚的奖金,拿了搬迁序号就自觉搬家了,民工把他们家的门窗给卸卖了,把水管、水表、电线、电表给卸卖了),含我家在内二十多户没有上当受骗,成为了“钉子户”。
  这时,她的手机来电话了,她开始接听,站起身,将两份《受理告知书》和打印的《南昌:挖围墙、埋房屋、砸窗户,如此寻衅,天理何在?!(省政府篇)》夹在左腋下,我伸手向她索讨,她便拿了一份《受理告知书》给我,然后,她一面接听,一面走进了我俩刚才走出的临街大房间,她顺手把门关上了,她的意思很明确:不让我跟进去偷听他们的对话。
  我举着《受理告知书》问梁春:“她叫胡玮娜,玮字的偏旁涂了一下。”梁春说:“王字旁的玮。”
  《受理告知书》的全文如下:
  受理告知书
  黄剑平(先生/女士):
  您提出的信访事项,我们决定予以受理。按照《信访条例》规定,将于2018-06-21 16:37:46前办结并书面答复您。在此期间,您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同一信访事项,本级及上级行政机关不予受理。
  特此告知。
  承办单位印章: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
  2018-03-26
  信访人签字:黄剑平(手写) 日期:2018年3月27日(手写)
  送达人:胡玮娜(手写) 梁春(手写)
  (五)、看现场并拍照
  胡玮娜接完电话出来,我说:“我带你们到现场去看看。”途中,我问胡玮娜:“您具体是什么职务?”胡玮娜说:“长巷村第二村民小组组长。”我问:“挖掘机是您请来施工的吗?”胡玮娜说:“是政府请来的。”我说:“开挖掘机的青年说是村里请来的。”胡玮娜说:“听说有三伙人施工。”我当时没听懂,说:“哪有三伙人施工,就一台挖掘机。在我们院内施工的,是把一年前拆除省一建公司的另两栋宿舍楼的拆除物拖走,而且是晚上施工,而且是院外的施工(指长巷村拆除民房)结束后才开始的,连续三个晚上。”
  备注:长巷村拆除的民房是一个拐子家的,我不知道这个拐子的姓名,所以只能称其为拐子,拐子家旁边的民房一年前就拆除了,拐子家斜对面是很多户长巷村二组的住户,其房屋一年前就拆除了,只有拐子家和其对面的三栋房屋迟迟没有拆除,不过,这四栋房屋住户早就搬走了,因为门窗早就卸掉了。拐子家的民房的拆除过程很曲折,还真有三伙人前后施工过,注意:这三伙人是前后施工,中途有间隔,第一伙于2016年年底左右,用钢管搭起脚手架围住拐子家的房屋,在长达八、九个月的时间内,始终没有开始拆除,突然某日将钢管搭起的脚手架拆走,撤走了。过了几个月,又有一伙人用钢管搭起脚手架围住拐子家的房屋,但只用榔头在屋顶砸了几通,响声很大,估计太牢固,拆不动。第三伙,就是肇事的这伙,他们请来挖掘机换上很粗的钻头(我见过,直径半尺左右),从2018年3月5日左右开始,终于将拐子家的房屋逐渐拆除了。拆除工作有三、五天的时间足够了,但隆隆的机械声整整响彻了十一天。我家位于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我家的居所属于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宿舍楼,我家在1楼拥有两间住房。距离宿舍楼三、四米的地方有一条围墙,围墙高约二、三米,围墙是用大岩石砌成的,围墙的历史与宿舍楼一样悠久,它们见证了几十年的风雨和春秋,围墙是省一建公司地域与两栋民房地域的分界线,两栋民房之一是拐子家,另一家一年前就被拆除了,所以,拐子家旁边是一块空地,这块空地很大,容纳拐子家房屋的拆除物绰绰有余,但挖掘机的驾驶员非要挖掉我方三十多米的围墙,在拆除拐子家房屋的工作已经完成的情况下,将拆除物倒进围墙内,掩埋围墙内的一长溜车棚和两间水泥现浇房,用直径半尺左右的粗钻头对准我家窗户的左下角钻了一下,致使木窗左下角从外往里被挤出墙体。。
  梁春在路上和之前、之后再三提房产证的事,他应该是经人授意从而认为我拿不出房产证是一个很不利的软肋,而我认为:这么多事实和证据摆在这里,无关痛痒,所以,没再接续他的话题。
  我家拥有两间住房,我用钥匙打开其中的一间门锁及房门,引领他们进去,我指给胡玮娜和梁春看:后窗外,拆迁垃圾将整个后窗给埋掉了,窗户的下半截的一个角从外往里挤出墙体(备注:人站在外面是木窗的左下角,人站在里面就是木窗的右下角)。
  我说:“窗户的另三个角没有被挤出,木窗边缘的砖没有错位,整个内墙面没有变形或鼓起来,由此可见,挖掘机的操作员故意将挖掘机换上钻头,对着木窗左下角进行钻探、挤压,着力点就在这里。”
  窗下地面上,有很多块脱落的墙面粉刷物。
  胡玮娜请我站在窗前,面朝她,她掏出手机,对着我和窗户拍照了几张。然后,我又引领他们来到二楼,二楼的住户已经全部搬空了,胡玮娜指令梁春拿她的手机站在窗口对着被挖断的红岩石围墙的残墙和堆到二楼窗下的拆除物进行了拍照。(备注:由于疏忽,我忘了请他们对残存的车棚进行拍照。)
  回到办公室,胡玮娜说:“我会按程序把材料报上去。”我原以为村里会派一帮人来紧急协商解决问题,一时有些茫然,我请求胡玮娜陪同我一起去贤士湖管理处,胡玮娜不愿去,梁春在一张印有“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村民委员会”的信纸上草画了“贤士湖管理处”的地图交给我(备注:其地脚处有两个电话:88623771、88603070),几分钟后,即10时44分,胡玮娜以其手机给我来电说:“你去找长巷村的综治主任邓雪辉,他让你去找他,他的手机号码是13970853378。”
  (六)、拜谒书记
  11时左右,我到达长巷村村委会,在外围的公示栏,两委(村委、村党委)的班子成员中,根本没有综治主任邓雪辉的姓名和相片,所以,邓雪辉充其量是村里的保卫干事,跟他谈非惹一身闲气不可,于是,我上到三楼,找到谌天伟(书记、主任,东南第一个办公室)。
  我和谌天伟面谈了半小时左右,我将《受理告知书》原件拿给他看过。我将有我亲笔签名、打印的《南昌:挖围墙、埋房屋、砸窗户,如此寻衅,天理何在?!》(3页)当面提交给了谌天伟。临告别时我提醒谌天伟同志一定要认真研读,他答应。我对谌天伟同志说过:“如果没有村里某位领导的指示或指令,挖掘机的驾驶员不可能敢挖围墙、埋房屋、钻木窗,这是一种故意行为,不是过失行为。”“我带领贵村二组组长胡玮娜和工作人员梁春逐一看过现场,胡玮娜和梁春逐一进行了拍照。”“菲律宾、台湾等中外媒体已经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挖围墙、埋房屋、砸窗户,如此寻衅,天理何在?!》一文。”“我通过国务院官网的‘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投诉了此事。”“我通过江西省人民政府的官网的省长信箱投诉了此事。”我说:“你们的建设项目取得了可研报告的批文、立项批文吗?”(取得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吗?所签约的拆迁公司具备拆迁资质吗?)
  插入备注:建设工程的建设单位必须依次取得如下批文:
  (1)、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文,由发改委审批。
  (2)、建设项目立项批文,由建设单位的主管单位审批。
  (3)、建设项目用地预审报告的批文,由国土资源局审批。
  (4)、建设工程的设计方案、总平图(含《工程总概算表》)的批复,由发改委审批。
  (5)、《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由城乡规划局审批。
  (6)、农用地转用方案、补充耕地方案、征收土地方案和供地方案,由国土资源局拟订,本级政府或上级政府批准。
  (7)、签订国有土地有偿使用合同;划拨使用国有土地的,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向土地使用者核发国有土地划拨决定书。
  (8)、核发国有土地或集体土地使用权证,由国土资源局审批。
  (9)、建设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出具的选址意见书及附图。
  (10)、项目所在位置地形数据光盘。
  (11)、年度投资计划,由建设单位的主管单位审批。
  (12)、建设用地批准书,由县(区)、市人民政府审批。
  (13)、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由建设单位的主管单位审批。
  (14)、金融机构出具的土地和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资金证明。
  (15)、房屋拆迁许可证,由房管局审批。
  (16)、开工报告的批文,由建设局或建委审批。
  报省级另附(省略)
  报国务院再附(省略)
  我说:“拆迁领域是最乱的,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打砸抢烧,什么事都有。”
  谌天伟同志说:“相关批文不能给你看,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负责,三天内给你答复。”
  经再三请求,谌天伟同志不肯告知其办公室电话和手机号码。
  (七)、“综治主任”无理无状
  我告别出来走到一楼时,“巧遇”专门站在楼梯口的二组组长胡玮娜,我对她说:“我跟谌天伟书记面谈了半个多小时,他答应三天内给我答复。”
  胡玮娜引领我走到坐在长柜台内的邓雪辉面前,我看到《受理告知书》和有我亲笔签名、打印的《南昌:挖围墙、埋房屋、砸窗户,如此寻衅,天理何在?!》(3页)摆在他面前,胡玮娜对邓雪辉说:“书记可能会责怪我们没做好工作。”
  邓雪辉对我说:“你怎么不找我们跑去网上发表?”
  我说:“我担心你们仗势欺人不理我。”
  邓雪辉说:“你现在还是没有证据,我们还是可以不理你!”说完,便进里间去了,里面应该有人在幕后操纵他,我见他无理无状,多说无用,便离开了。
  我心想:这么多事实和证据,他居然颠倒黑白说现在还是没有证据,刚才幸亏没有找他,否则,非气得吐血不可,这都什么人哪?!
  (八)、阳奉阴违(以下有省略)
  但是,贤士湖管理处阳奉阴违,作为第一次信访件的进展及补充信访件,贤士湖管理处收到转送件后,居然如此操作:
  (九)、来电及当面询问
  1、2018年3月30日10时20分,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第二村民小组组长胡玮娜(女)以其号码为18079107739的手机号码打来电话,她说:“你是黄剑平吗?”我说:“是。”她说:“你来我办公室一趟,给你送达一份告知书。”我说:“好的。”大概十分钟后,我签收了以下一份文书:
  不予受理告知书
  黄剑平(先生/女士):
  您提出的信访事项正在办理中。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您在规定期限内再次提出的同一信访事项,不予重复受理。
  特此告知。
  承办单位印章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
  2018年3月29日
  信访人签字:黄剑平(手写) 日期:2018年3月30日(手写)
  送达人:胡玮娜(手写) 梁春(手写)
  2、当面询问
  以上两份文书的原件是长巷村“综治主任” 邓雪辉(其手机号码为13970853378)亲自送达胡玮娜办公室的,11时10分左右,我当众(在场的有胡玮娜、梁春、两位女同志)问:“你的具体职务是什么?”
  邓雪辉说:“治保主任,兼负责信访,村里指派我来衔接、办理此事,此事村里正在讨论,还没有结论,你可以去找谌书记。”
  我说:“贵村领导班子中谁主管拆迁?挖掘机的驾驶员分多次挖掉我方围墙、分多次埋掉我方房屋及车棚、钻我家木窗,这些行为都是故意行为,不是过失行为,是你们某位村领导指令他干的。”
  邓雪辉说:“也许是拆迁公司的擅自行动,我们也在寻找他们,如果确实是他们擅自行动,我们村里就没有责任,不用赔偿了。”
  (1)、连带责任也没有吗?
  (2)、拆迁公司是你们请来的,双方必定签订过拆迁施工合同,你们必定有拆迁公司相关人员的手机号码,你们也在寻找他们,骗谁呢?!
  (3)、村里没有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及其他批文,请拆迁公司进行施工的行为属于违法违规行为,且该违法违规行为给我造成了损害,单凭这一点,村里也应该赔偿损失,起码应该恢复原貌。
  (4)、说不定所谓的拆迁公司是虚构的,是一个没有拆迁资质的提包公司,村里请提包公司施工,既使提包公司擅自行动,村里同样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关键是按常理提包公司不可能擅自行动。
  3、应我的请求,邓雪辉指令梁春对残存的五、六米车棚进行了手机拍照(上次遗漏了)。
  站在三楼上,我指着下面两大堆拆除垃圾说:“两堆拆除垃圾之间有那么大的空地,右上方还可以堆放拆除垃圾,拆都拆完了,为什么非要将拆除垃圾转移到我方围墙内?!”梁春不语。
  从梁春的表述中,邓雪辉口中的没证据,应该是指没有房产证。
  另外,经用脚丈量,车棚原有长度为十七米左右,宽度三、四米左右。车棚左手,现还有两间水泥现浇房被毁坏并掩埋。
  经用脚丈量,被挖围墙有二十八米左右。
  二、天有眼
  1、俗话说:头上三尺有神灵。
  2、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3、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687919248、18879166394、hao13027241181@163.com、
  2018年3月31日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